千差万别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愁眉苦脸 > 正文内容

【周恩来与尼赫鲁】周恩来总理与尼赫鲁

来源:千差万别网   时间: 2019-03-17

作文「周恩来总理与尼赫鲁」共有 19840 个字,其中有 17289 个汉字,0 个英文,744 个数字,1807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看来时间已经比较久远了,一位病逝于1976年1月8日,一位谢世于1964年5月27日,数十本台历一页一页地被翻过了,岁月将过去的一切都变得暗淡,但作为国际政治舞台上的两位杰出人物,在人们的记忆中却还是那么清晰,那么让人念念不忘。尤其是他们在国际斗争中所结下的友谊,为各自的国事所产生的争端,又是那么波澜起伏,跌宕动人。当提到中国与邻邦印度的关系时,人们常常要提到两个需要大写的名字:周恩来,尼赫鲁!

友谊从这个时候开始缔结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战争的废墟上诞生了,屹立于世界的东方。
这是惊动世界的大事!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为之惊愕,立即加之诬蔑、攻击和封锁,企图加以绞杀,扑灭它的万丈光焰。
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感到万分惊喜,不长时间内都纷纷拍来贺电,建立外交关系,希望这个新生的共和国顶住腥风恶浪,富裕强大。
就在社会主义各国与新中国建交之时,亚洲另一个大国印度的总理尼赫鲁,目光越过巍峨的喜马拉雅山脉,注视着这个新生的充满活力的共和国,并在严肃地思考着。
位于南亚次大陆的印度,面积297.47万平方公里,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18世纪却沦为英国的殖民地,遭受着殖民主义者的欺负、剥削和压迫。在圣雄甘地的领导下,印度人民进行了长期的斗争,终于在1947年8月15日获得独立,尼赫鲁担任总理。可能是由于中国社会与印度有着相似的被殖民主义者、帝国主义者统治的经历,因而尼赫鲁毅然决然在新中国成立仅半年之后,即1950年4月1日,便与之建立了外交关系,并很快提出潘尼迦为首任驻华大使。潘尼迦是位戴着金丝边眼镜、留着山羊胡的学者,著有《印度简史》等书,曾担任过印度驻国民党政府的大使,对历史上印中文化关系和交流极感兴趣。南京解放后,潘尼迦留着不走,当时印度有家报刊载有一幅漫画:全身涂着红油漆的潘尼迦站在马路边,看解放军打着腰鼓进城。这幅讽刺漫画,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潘尼迦对中国革命的态度,因而被周恩来总理所接受。这样,印度就成了资本主义国家中与新中国建交的第一个国家。这等于从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封锁中,撕开了一个口子,此后一些资本主义国家才陆续承认中国,并与之建交。
周恩来总理对于印度也是十分重视的,非常注意争取印度等民族主义国家。1952年4月,在中国驻外使节会议上,有些同志说印度及东南亚国家虽然独立了,而实质还是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周总理指出这种说法不符合实际,说道:"这些国家过去虽然是殖民地,而现在政治上已经独立了,有自己的国会和政府,由当地资产阶级来统治,怎么还能说它们是殖民地呢?只有由帝国主义直接统治的才是殖民地。东南亚国家(当时包括印度--笔者)在战争与和平问题上同帝国主义有矛盾,我们要积极争取它们,使它们保持和平独立。"
美国武装干涉于1950年6月爆发的朝鲜战争,登陆仁川,威胁到我国安全。中国政府公开发表声明给予警告,周总理还于10月3日凌晨紧急约见印度驻华大使潘尼迦,要求印度传话给当时与中国尚无外交关系的美国:"美军如越过‘三八线‘,我们不能坐视不顾,我们要管。"还说:"我们主张和平解决,使朝鲜问题地方化,也就是不使美军的侵略行动扩大成为世界性的事件。"这个话由尼赫鲁很快传给了华盛顿,但杜鲁门总统怀疑潘尼迦的公正,认为周恩来的警告是对联合国明目张胆的敲诈,美国《时代》周刊也将此斥为"仅仅是宣传"。麦克阿瑟将军一向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不顾中国的警告,于10月7日越过了"三八线",导致了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出国作战。
中国在同印度发展友谊的过程中,是遇到过一些曲折的。由于印度是挣脱英国殖民统治而独立的,英国当年以印度为踏板,插手中国西藏事务,派军队侵略西藏,并以"麦克马洪线"划走了西藏大片领土,给印度一些人士在印度和西藏关系问题上造成不少混乱和错误的概念。印度赶走了英国人,实现了独立,但它又继承了英国的一些"遗产",把英国从西藏划出的那些领土也继承了下来,连英国驻藏商务代办处的代表英国人黎吉生,也于1947年变成了印度驻藏商务代办处的代表。因有这样的历史背景,故印度对解放军进军西藏持反对和阻拦态度。
早在1949年6月,黎吉生看到解放军该年4月占领南京,5月攻克上海,极怕共产党渗入西藏,一天晚上就趁天黑溜入布达拉宫前噶厦(西藏地方行政最高机构)办公楼,对其主持外交的负责人说:"拉萨汉人中有共产党和倾向共产党的人,留他们在此,将来会充当内应,把解放军引进来。"并建议将有共产党嫌疑的人驱逐出西藏。此事呈报给噶伦(西藏地方政府最高官员)后,立即照此作出将汉人驱逐出境的决定。于是,从7月11日起,连国民党驻拉萨有关机构的人员都被迫撤出了西藏。这一驱逐汉人事件发生后,新华社于1949年9月2日发表了《决不容许外国侵略者并吞中国的领土--西藏》的社论,指出这是英美帝国主义及其追随者策划、发动的事件,企图使西藏人民得不到解放,继而变为帝国癫痫隔代遗传的几率有多大主义殖民地的奴隶。社论庄严宣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必须解放包括西藏、新疆、海南岛、台湾在内的中国全部领土,不容有一寸土地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统治以外。"1949年12月中旬,毛泽东在赴苏联的豪华专门列车上,给中央负责人和当时负责四川、云南、贵州、西康、西藏等省区的第二野战军负责人刘伯承、邓小平及指挥驻西康省会雅安的贺龙等同志写信,指出:"进军西藏宜早不宜迟,越早越有利,否则,夜长梦多。"抵达莫斯科后,又于1950年1月2日发电报指示:"向西藏进军及经营西藏的任务应确定由西南局担负。"据此,刘伯承、邓小平把任务交给了二野第十八军军长张国华。1950年10月,解放昌都战役打响,只18天时间就拿下昌都城,歼敌5700人,俘虏了福特等4名英国报务员。
就在人民解放军进军西藏过程中,印度政府采取了反对的立场。中国政府为维护自己领土的完整和主权,严正申明"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任何外国的干涉都是不允许的"。又为同印度保持友好关系,表示"中印在西藏的外交、商业和文化关系方面可以循着正常的外交途径适当的互利的解决"。周恩来于1952年6月14日向潘尼迦大使指出:"中国同印度在中国西藏地方关系的现存情况,是英国过去侵略中国过程中遗留下来的痕迹。对于这一切,新的印度政府是没有责任的。英国政府与旧中国基于不平等条约而产生的特权,现在已不复存在了。因此,新中国与新的印度政府在中国西藏地方的关系,要通过协商重新建立起来。"1953年12月31日,周恩来在西花厅接见中印谈判全体成员时,说:"新中国成立后就确立了处理中印关系的原则,即就是互相尊重领土主权、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惠和和平共处的原则。"这就是后来著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指导中印谈判顺利进行。在周恩来的具体指导下,经四个月的努力,中国和印度终于达成协议,于1954年4月29日签署了《中印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通商和交通协定》并换文,为中印发展友谊拓展了道路。
印度大使潘尼迦在驻华期间,对周恩来的人品、才智、风度印象极深。他后来这样写道:"我首先注意到的是他那双手。它们不仅得到精心保养,而且就像中国人描绘的那样,每个手指如同细嫩的葱芽。他用它们打着手势,产生出巨大的效果。"他进而评价道:毫无疑问,"他是一个坚定的令人信服的共产党员,一名训练有素的理论家,但是他的双脚同样牢固地扎根于祖国的土壤之中"。从这位大使的描述中,既可看出他与周总理之间的情感和友谊,也可看出中印关系的亲密程度。
由上可见,因为中国和印度都有着被外国侵略和压迫的历史,所以这两个亚洲大国从成立或独立时候起,就相互怀有同情、好感并相互支持。在发展相互关系过程中,尽管因历史原因而产生过歧见和曲折,但由于两国总理、特别是周恩来总理的远见卓识、博大胸怀、诚挚态度、个人魅力和高超技巧,因而使不少阻力得到化解,友谊得以发展。果然不久,两国首都都出现了倾城而出欢迎对方总理的感人场面。

两国首都沸腾的日子

生活于20世纪50年代的成年人如果今天还健在,都不可能忘记印度新德里1954年6月、中国北京1954年10月这两个让人激动、让两国首都沸腾的日子。这是中印两国的节日,是中印两国友谊达到新高度的标志性事件,因为这是周恩来访印、尼赫鲁访华的日子啊!
周恩来的这次首次访印,是在出席日内瓦国际会议休会期间进行的。
日内瓦国际会议,是为解决朝鲜半岛和印度支那和平问题,而于1954年4月至7月在日内瓦联合国大厦举行的。出席会议的有中国、苏联、英国、法国、美国、朝鲜、韩国、澳大利亚、比利时、加拿大、哥伦比亚、阿比西尼亚、希腊、卢森堡、荷兰、新西兰、菲律宾、泰国、土耳其等国的代表。会议于4月26日开幕,周恩来于4月28日在大会上发言,全力支持朝鲜关于国家统一和举行全朝鲜自由选举的三项建议;亚洲国家应该进行协商,共同维护亚洲的和平与安全,以制止美国的侵略行动;停止扩军,禁止使用原子弹、氢武器和其它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对印度、印度尼西亚、缅甸、高棉、寮国等未能出席会议表示遗憾。第二天,欧洲几乎所有重要报纸头版都发表了周恩来的发言。5月8日,周恩来再次发言,支持越南民主共和国总理、代理外长范文同提出邀请柬埔寨和寮国抗战政府派代表出席会议的建议。
关于这次会议,英国迪克・威尔逊的《周恩来传》中有较充分的描写。书中写道:"周恩来是参加日内瓦会议的三位共产党领导人之一,同来的还有莫洛托夫外长与越南总理范文同。......他头戴黑色宽边礼帽,身着长裾外衣......他对西方的态度比莫洛托夫还要冷淡。他指控美国人想用越南作为反对中国的军事基地。"
书中继续写道:"在日内瓦的几乎所有其他人都不仅把周恩来当作一名老练的外交家,而且视为一名政治上的‘稳健派‘......欧洲人将周恩来看成是一个作交易时拼命讨价还价的人,但却可以成为一名创建世界和平新时代的合作者。......在会议的最后阶段,周恩来关心的是设法让美国人承担一项任务,即不使用越南的军事基地。或许,他至少答应了胡志明的要求--在日内瓦协议签署后,无论如何要保证非共产党的南越敞开大门,以使共产党能渗透进去。......周恩来在日内瓦的几周活动,使他能够将中国从自身感到孤立状态里摆脱出来。......1954年4月,周恩来取得了他在外交上最伟大的胜利。"
在日内瓦会议休会间隙,周恩来访问了印度。或者由于对中国的信任和友谊,或者由于周恩来在日内瓦会议上的杰出表现,或者由于周恩来对印度的重视和个大连治癫痫病哪家正规人的迷人风采,印度政府对周恩来的到访,给予了高度重视和最隆重的接待,单组织夹道欢迎的群众就高达数十万人。
关于这次访问的内容,迪克・威尔逊在其《周恩来传》中,也粗略地作了这样的介绍:
"多么富饶的国家啊!"周恩来抵达印度时羡慕地说,流露出一种北方人对热带景致的正常反应。"你们拥有充足的财富。"但是他要做很多解释工作。尽管印度以巨大的同情心支持新中国政府的许多国际要求,但是尼赫鲁却对中国1950年对西藏的军事占领感到震惊。他从西藏人那里得知,周恩来可能是一名非常强硬的领主。印度理解中国对西藏的宗主权要求,但不明白为什么要使用武力来保证这些要求。周恩来现在再次对尼赫鲁保证,中国不会在西藏以外扩张自己的霸权。他要求印度与其他的亚洲英联邦国家联合抵制即将出现的反共条约组织--"东南亚条约组织"。这个组织是由美国组织发起的。而尼赫鲁却要求周恩来对越南共产党加以遏制,阻止其对老挝与柬埔寨施加压力。他们明确同意,对双方共同的边界及有关难以理解的事物不作详细讨论。但是,他们会谈的最著名成果是关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宣言。几十年来,五项原则成为所有那些既不同美国结盟也不与苏联结盟的国家的宣言。由于周恩来与尼赫鲁制订了这一文件,其他亚洲右翼政府便很难继续将中国当成一种威胁和敌人。
事实上,周恩来对印度的这次访问内容还要丰富得多。他不顾鞍马劳顿,拨冗专程访问印度和缅甸,是要介绍日内瓦会议的进程和听取印、缅的意见。在印度总理尼赫鲁和新德里市民举行的欢迎大会上,周恩来提出:"对于争取停止印度支那战争,印度一直表现着关怀,并不倦地支持日内瓦会议关于恢复印度支那和平的努力。很显然,印度的这种立场对于维护亚洲和平有着重大的意义。""我相信,作为亚洲主要国家的中国和印度,在为和平事业上加强团结,必将使日内瓦会议有更多成功的希望。"这种尊重印度的讲话,使尼赫鲁和印度人民感到莫大的高兴和鼓舞。周总理在访问中,与印度举行了会谈,提出把中印两国在北京达成的《中印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印度之间通商和交通协定》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正式作为指导和处理两国及其他国家关系的原则,印度表示同意。在对外表态上,周恩来为表示对印度的尊重,则把这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作为是两国共同提倡的。他还和尼赫鲁共同制定了宣言,在全世界产生了深远而广泛的影响,成了众多国家呼唤友谊、呼唤和平的伟大旗帜。
会谈中,两国历史上遗留的分歧和争端的问题也有流露,但两国总理仍能彼此宽容和谅解,"求大同,存小异",达成了共识。印度还曾邀请周恩来到克什米尔参观游览,由于该地区印度与巴基斯坦存在着争议,前去游览必然会给巴基斯坦造成误会,故周恩来在尼赫鲁敦促成行时,劝说道:我们商定了五项原则,希望将来有更多的国家遵循它,信赖它。为此,我想请你以此为契机,主动向巴基斯坦伸出手,请他们就克什米尔问题和其它争议坐下来商谈,好吗?为了不在这之前给你们的会谈造成不利气氛,克什米尔这次就不去了。尼赫鲁听了这席话,不好勉强,只好同意了。
在印度期间,印方招待周总理看电影,为他提供了100多部影片名单,请他挑选。他唯独挑选了《詹西女皇》这部影片,以表达对这位1857年印度民族起义中的女英雄的敬意。
周总理访印不久,印度总理尼赫鲁偕女儿英迪拉・甘地于同年,即1954年10月应邀访问中国。这是一次长达12天的正式访问,周恩来亲自主持安排访问事宜,在中南海怀仁堂专门召开了参与接待工作的各方面人士的干部会议,讲话近两个小时。他详细地谈了尼赫鲁这次访华的意义、我们接待的方针和应注意的事项,总的精神是要热情友好,同时要实事求是。来访前,周总理亲自点名要乔冠华和陈家康两人为他起草在欢迎宴会上的讲话稿,高度评价尼赫鲁,称他为印度杰出的政治家。因尼赫鲁曾于1938年8月作为国大党领袖到我国重庆访问过10天,那次周恩来因回延安开会未能与之见面,但在讲话中仍称尼赫鲁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尼赫鲁到达北京时,周总理决定破例举行从机场到宾馆的群众夹道欢迎,当时有同志担心规格过高,认为这种规格应留给当时"兄弟国家"的元首。周总理指出,对像印度这样的近邻国家表示尊重并不过分,"兄弟"间的礼节有时倒不必繁多。当时夹道欢迎的群众高达50万人,印度报纸称作100万人。这个行动开创了我国欢迎外国领导人来访的先例,对尼赫鲁表示了极大的尊重。访问期间,毛泽东主席与尼赫鲁谈话四次,周总理与之会谈多次,凡尼赫鲁要求会见的人士都进行了安排。宋庆龄副委员长单独会见尼赫鲁时没有安排译员和记录员,宋副委员长事后还亲手用英文写了个谈话纪要送给周总理。在尼赫鲁离开北京前夕,毛泽东亲自将他送到车门,以一双大手紧握住尼赫鲁的手,嘴里念出屈原《楚辞・少司命》中感人的诗句:"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毛泽东给其如此高的礼遇,赠送如此感人肺腑的诗句,是对尼赫鲁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头几年里,把与中国的友好作为印度外交政策的中心的肯定和赞扬。
这次访问中国,尼赫鲁极受感动,其女儿英迪拉・甘地也印象极深。她在自己口述的《甘地夫人自述》一书中说:"我们访问了中国。我会见了周恩来和毛泽东。毛泽东没有来过印度。我后来听说,他曾等待我们向他发出邀请。要是我们邀请了他访问印度,许多事情也许完全不一样了。如果我们当时知道他有这一想法,他就会是这个国家最受欢迎和尊敬的客人。""我喜欢周恩来。他见多识广。在我们到中国后所见的人当中,他是唯一出过国的。他对外交事物尤为老练和成熟。他观察事物比别人略胜一筹。"
应该说,周总理首次访印和尼赫鲁济南权威癫痫病医院是哪家首次访问新中国,受欢迎的程度是空前的,其成果也是受人注目和巨大的。他们的这两次互访不仅激动了两国的首都群众,而且在中印友谊史册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

在著名的万隆会议上

1955年4月18日至4月24日,召开于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避暑胜地万隆的第一次亚非会议,是一次著名的会议。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从殖民主义压迫下取得独立的亚非国家发起,在没有殖民主义国家参加下召开的第一次会议,是亚非国家认真讨论亚非切身利益有关问题的大规模的国际会议。周恩来与尼赫鲁同时出席了这次会议。
因会议召开的地址在万隆,而被人们习惯地称作万隆会议的这次亚非会议,是由印度、印度尼西亚、缅甸、巴基斯坦和锡兰(今斯里兰卡)五国发起的,应邀出席的还有中国、柬埔寨、阿富汗、埃及、埃塞俄比亚、黄金海岸(今加纳)、伊朗、伊拉克、日本、约旦、老挝、黎巴嫩、利比里亚、利比亚、尼泊尔、菲律宾、沙特阿拉伯、苏丹、叙利亚、泰国、土耳其、越南、也门共29国政府首脑。为了使中国出席这次会议,在尼赫鲁的关照下,中国包租了一架叫作"克什米尔公主"号的印度班机,以供代表团飞往万隆。为将这次会议开好,尼赫鲁总理、缅甸总理吴努和埃及的纳赛尔,邀请周恩来总理于会前在缅甸首都仰光召开了一次小型的最高级会议。因这次小型会议,周恩来乘印度空军空中霸王号飞机绕道仰光而躲过了一场空难--由于蒋介石特务在香港趁"克什米尔公主"号飞机加油之机,给飞机安放了定时炸弹,使这架从香港启德机场起飞的飞机于4月11日下午6时30分在北婆罗洲捞越古晋100海里上空突然爆炸,除飞机领航员、工程师、副驾驶员三人遇救外,乘坐该机的代表团成员和新闻记者全部遇难。
4月16日,周恩来在举行了印、缅、中、埃四国政府首脑会议之后,不顾个人安危于凌晨1时10分飞离仰光,于下午5时30分抵达雅加达,17日乘飞机到达万隆,住进达门沙里路10号当地华侨一栋别墅里。
4月18日亚非会议开幕,第二天上午周恩来在会议上分发了他的书面演说即"主要发言"。他在发言中表示不能接受巴基斯坦和菲律宾的声明,即"东南亚条约组织"是一个防御性条约的观点。他明确地说,中国没有扩张主义的意图,强调亚洲国家要团结起来,共同反对西方的殖民主义与种族歧视。他提醒大家,"亚洲人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颗原子弹是在亚洲的土地上爆炸的"。他表示中国对社会主义抱有信心,对与会各国作出了友好的姿态。
尽管周恩来对亚非国家的团结作出了最大的努力,但会场上的观点仍然分歧很大,甚至出现了咒骂中国是苏联的傀儡、比资本帝国主义更坏的声音。周恩来压住火气,细心听取了各国领导人的首次发言后,他手持会议期间亲自起草的讲演提纲,于当天下午走上讲坛,作即席讲演。许多记者都以为在这次讲演中,周恩来是会以骂对骂、以牙还牙的,因而都蜂拥而至,都大睁着眼睛紧紧地盯着他。没想到周恩来以优雅的手势,向会场挥了几下,按住了喧嚷,然后和蔼地说:"中国代表团是来求团结而不是来吵架的。我们共产党人从不讳言我们相信共产主义和认为社会主义是好。但是,在这个会议上用不着宣传个人的思想意识和各国的政治制度,虽然这种不同在我们中间显然是存在的。""我们的会议应该求同存异。同时,会议应该将这些共同愿望和要求肯定下来。这是我们中间的主要问题。我们并不要求各人放弃自己的见解,因为这是实际存在的反映,但是不应该使它妨碍我们在主要问题上达成共同的协议......"
周恩来的讲演极大地感染了29个代表团成员的心,扭转了一些人的看法,并逐步控制了会议的局面。
与会代表在被周恩来紧紧吸引住的同时,还注意到周恩来与印度总理尼赫鲁之间的微妙关系。用《周恩来传》作者迪克・威尔逊的话说:
"他们俩人都是来自上层社会的达官贵人,受过良好的教育,但又都转变为持有激进政治观点的人;他们都是党内声名显赫、深谙世故的人,并都是国际主义者,而他们的党是由像甘地和毛泽东这样较为朴实与僵化的人物领导的。尼赫鲁已经给予周恩来以巨大的帮助,这些帮助已远远超出了外交著述中所谈到的。他感到超人一等,并不令人感到诧异。他本人和世界的各种联系比起周恩来要广泛深入得多。他比中国总理还年长9岁,正像一位友人说的,‘很自然,他感到自己像是周恩来的老大哥‘。万隆会议是尼赫鲁建议的,因此,在会议上他自然感到要保护周恩来。一些观察家把他看作是一位陪伴在周恩来身边的保护人。其他人则断定尼赫鲁有意地呆在幕后,以便让周恩来出头露面,使其他亚洲人接受必须与中国共处的现实。他把周恩来的成就看作是自己个人的巨大胜利。"
《周恩来传》作者的上述描述,确有言过其实之嫌,但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周恩来与尼赫鲁当时关系的密切和他们对会议的贡献。
在这次会议上,周恩来还对中立国做了许多工作。在会议即将结束时,周恩来对自己的代表团的一些同志说,中国准备就远东的缓和,特别是台湾问题与美国进行谈判。这样,他使几个中立国卷进了这一问题中,促使它们对美国施加压力作出让步。
周恩来把亚非会议当作争取朋友的最好场所,广泛施展了他那杰出的外交才能。他同纳赛尔进行了会谈,几个月后埃及便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他向泰国王子保证,中国对泰国没有颠覆计划,这在曼谷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与日本代表高崎达之助会面,为日后与日本的非正式交流奠定了基础。他与柬埔寨诺罗敦・西哈努克亲王进行了会谈,俩人从而建立了长期的友谊。他第一次访问了印度尼西亚,推动印尼总理于下个月即1955年5月对中国的访问。接着,便出现了柬埔癫痫病的寿命寨、老挝、尼泊尔、缅甸、巴基斯坦等国领导人对中国的一系列访问。他于5月份宣布中国愿意尽可能地使用和平手段解放台湾,促成美国与中国于同年8月在日内瓦开始了第一次大使级会谈。
周恩来在万隆会议上争取到了众多的朋友,但并非所有的人都对他心存感激。如锡兰代表团的一些人仍感到周恩来不值得信任。还有一些人私下说:"周是一名共产党员,要小心,由于他过于吸引人,因此,他显得更加危险。"参加过万隆会议的一位亲西方的代表从另一个角度表述了他对周恩来的感受:"我像以往一样强烈反对共产主义,但是我相信这个人。"
不论与会代表怎样议论,周恩来是万隆会议的明星,周恩来震撼了与会代表的心,则是大家一致的感受和评价。
经过万隆会议,尼赫鲁也达到了他人生的光辉顶点。他和周恩来一道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人们所称赞,他也成了未经选举的不结盟运动的领袖,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可悲的是,尼赫鲁随着自己声誉的提高,渐渐地狂妄起来,对中国的态度开始发生了变化。

  20世纪40年代末,印度和中国先后独立。历史遗留下的中印边境纠纷,严重影响到两国关系的正常发展。从1947年印度独立到60年代初期,中国高层为和平解决中印领土争端作出了一系列努力,周恩来总理更是四访新德里。

  短暂的“蜜月期”

  因为相似的殖民地经历和共同的“反帝”诉求,中印这两个亚洲古国在建国初期曾有过一段平顺的“蜜月期”。

  1954年6月,周恩来按毛泽东的指示,在日内瓦会议休会期间第一次访问印度。抵达新德里时,周恩来在机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愿中印两国友谊“一天比一天发展”。从机场到市区的道路上,10余万印度群众夹道欢迎,并为周恩来戴上金盏花和金香木编制的花环。访印期间,周恩来与印度总理尼赫鲁进行了6次正式会谈。6月28日,《中印两国总理联合声明》发表,重申了指导两国关系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4个月后,尼赫鲁偕女儿英迪拉·甘地回访中国。毛泽东在会见尼赫鲁时说:“朋友之间有时也有分歧……这种吵架同我们和杜勒斯(美国国务卿)的吵架,性质是不同的。中印签订了关于西藏某些问题的协定,这有利于消除引起怀疑、妨碍合作的因素。”同一年,尼赫鲁再次来到中国,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达赖、班禅等一起出席了印度驻华大使馆举行了招待会。1956 年底,周恩来再度访问印度并停留12 天。中国代表团所到之处,无不受到印度群众的欢迎,“印中人民是兄弟”的口号响彻印度大地。

  在这一时期,出于外交的需要,中印边界领土争议曾一度被搁置,中印双方都默契地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然而,这并不意味着问题已经解决,中印间的领土纠纷,就像一座休眠的火山,潜伏在和平友好的表象之下。

  未谋面的“口水战”

  印度虽然刚从英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下脱离出来,但其强烈的大国主义情绪却毫无收敛。在西藏问题上,尼赫鲁设计出一个“理想边界”,将克什米尔、尼泊尔、锡金、不丹和阿萨姆邦作为印度的防务内线,把西藏作为“缓冲国”纳入印度的势力范围,而“麦克马洪线”正是他眼中印中边界的理想分界线。

  中共高层对尼赫鲁的野心早有警觉。1955年,周恩来在万隆会议上表明:“同有些国家的一部分边界尚未划定。我们准备同邻邦确定这些边界,在此以前我们同意维持现状……至于我们如何同邻国来确定边界,那只能用和平方法,不容许有别的方法。”他通过这段话,谨慎而清晰地表达了中国高层对中印边界争议的态度。

  1958年12月,尼赫鲁给周恩来写了一封长信。这是印中两国总理正式交涉边界问题的第一封信,正式将中印边境问题“摆上台面”。尼赫鲁言辞强硬地提出,“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地区毫无疑问是印度的。1959年1月,周总理在回信中声明,“麦克马洪线”是英国和西藏地方当局代表,背着中国中央政府代表,用秘密换文的方式决定的,它从未被中国任何政府承认过。

  在与周恩来用书信方式“唇枪舌战”的同时,尼赫鲁公然发动了军事挑衅。1959年8月至10月,喜马拉雅山和喀喇昆仑山上相继发生中印武装部队交火事件,全长2000公里的中印边界全线紧张。1959年9月8日,周恩来严辞批评印方行为,要求“印度政府应立即采取措施,撤回越境的印度军队和行政人员,恢复两国边界久已存在的状况。”3天后,北京召开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扩大会议。周恩来在会上作了关于中印边界问题的报告,阐明中国政府在中印边界问题上所采取的立场、态度和方针,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审议。

  1959年11月,中国最高层在杭州举行决策会议,中心议题仍是中印边界争端。1959年11月7日,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致函印度总理尼赫鲁,建议两国武装部队立即从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20公里,脱离武装接触,同时建议两国总理尽快举行会谈。但尼赫鲁置若罔闻。

周恩来总理与尼赫鲁相关推荐: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iogkd.com  千差万别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